穆景安

不定期上欢迎催更

【忘羡】问灵十余载【1.已无归期】

应是he中间有虐
ooc有
私设微量
各位看官满意便好
不满意见欢迎私戳或评论区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——他死了。
遭邪术反噬而死魂魄下落未知。

蓝湛背上的戒鞭痕迹狰狞醒目,蜷起的身子更使伤痕似蛇般蜿蜒向上直至颈侧,正吐着火红的信子伺机咬断动脉。

梦境清晰依旧。

“魏婴,你听得见我吗?我在,你不会再受伤了。”

魏婴一身黑衣,头冠早在混战中落下,墨色长发凌乱散于身后,脸上血污被抹去留下道道红褐色痕迹,额发下仍不断有鲜血流淌,细长的眸子半阖着,目光涣散只能将头稍稍抬起,努力集中精神盯着衣服浸染血色的自己,嘴唇发白微张憋了半天,声音干涩低哑堪堪吐出一个字。

“滚。”

愣了愣心下一颤低头没说话,专心给他恢复力气。无意瞟到他指尖收紧捏住陈情指节泛白,却无力举起,看着眼前无法聚焦一遍又一遍重复,滚。

兄长带着三十多个姑苏蓝氏的弟子找到山洞终是叹口气没说话,几个弟子倒是按捺不住,剑身出鞘,直直朝魏婴飞去。迅速收敛灵力,避尘剑锋一闪,将剑悉数歪了方向擦过他身侧刺在山壁上。

一波又起。其他弟子的剑纷纷对准魏无羡毫不犹豫每一击都对准心脏直取性命。避尘固然灵活,打落这二十多柄剑已不易,谁料原本插在壁上的剑转个头戳在他背后心脏下方一寸,魏婴挑了挑眉,咳出一口血来。瞬间红了眼,避尘穿过剑雨,逼向他们喉咙。

“忘机!”一直默立旁边的兄长霎时出剑,却还是慢了一瞬,血花已经从两名弟子脖颈冒出,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。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!”平日温和的兄长此时声音骤然提起,深色的眼瞳带着怒火。却只看了眼,余光瞥过大口喘气的魏婴,毫无畏惧扫了眼姑苏蓝氏的弟子,最终目光落在蓝涣身上戾气愈发深重。

“知道。”

剑雨再越过气势不减,避尘再度迎上,不知是否当时发了狠连将二三十人打伤。

兄长终于眼眸一深,剑锋直指自己心脏旁一刺。

倏地明亮,攥紧被褥的手此刻才缓缓松开,一身冷汗淋漓,早麻木的伤痕隐隐作痛仿佛要将魏婴从心底埋没的情感里揪出来。

三年了,自己还是挂念着他。也罢,只要安好,足矣。

末了,这也做不到。

书台上的墨砚压了张纸正被风吹的飒飒作响。

——魏公子昨日遭邪术反噬而死尸骨无存魂魄下落不明。
蓝涣。

一旁先前画好的魏婴正抱着坛天子笑恣意张扬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TBC.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【全职bg】魏果 打地铺(1)

半年之后↑三党穆景安又活过来了
又名《美女与野兽》(bushi)
umm觉得还是有点ooc
有意见提提提
这么短小请不要殴打作者靴靴♡

BEGIN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  “这就是老板娘啊,不错,大美女!”魏琛第一次走进兴欣就看见出来迎接的陈果,手里还拿着根刚点燃的烟挥了挥,满脸胡子拉碴。陈果听叶修说是个大高手,一收从前直爽的性格,竟也装成淑女,弯起唇角礼貌笑笑,看着他不修边幅也只道是高手生活不拘小节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刚下火车我买了点粥,要不要喝点儿?”“哎哟有心了,谢谢老板娘啊,我把行李放下就来。”魏琛把行李随处一丢,搓搓手,坐下就吃起来咂嘴的声音不绝于耳。这...怎么看都像个猥琐大叔啊。陈果暗自想着什么时候和他提一提,万一战队要出去拍照这样不就毁形象了么。“我先忙去了这点儿网吧人该多了,慢吃啊。”陈果又突然停住回过身,“那什么,叶修在楼上。”“好好好去吧去吧,老夫让他领教一下我的厉害!”魏琛吃着粥含糊不清的。

        事实证明,魏琛再一次验证——他又输给了叶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再来?”叶修听见那边许久没反应开口问道。又是一阵缄默。“...不来了不来了。”叶修本以为他还要和自己喷点垃圾话,却出乎意料的没听到声音,也不再多说什么,一时间只剩下键盘噼里啪啦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 陈果推门进来,两人都没反应,只得清咳一声,“吃饭了。”等了半天,两人像是没听到自己的话似的,陈果又提高了音量说了一遍,任是毫无效果。魏琛刚来不好发作,她走到叶修旁边猛地一拍桌子:“吃饭了!”叶修连眼皮都没眨一下:“老板娘你先去吃呗,我下副本呢。”魏琛倒是被吓了一跳,差点把键盘给推出去,连忙一个受身躲开攻击补回刚刚的失误。不再和人躲猫猫似的牵着鼻子打,草草几个大招死亡之门招呼上去,也不管对面骂骂咧咧一句话还没说完就顷刻安静下来变成灵魂状态,在上帝视角还不肯离开,看见被自己捡了装备,估摸着得被喷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陈果斜斜能撇到些,也不是没看过魏琛这样忽悠人,大致知道发生什么难得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 得,猥琐大叔没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 魏琛无奈自认倒霉。倒是老板娘先前的淑女样都是装给我看的?啧啧啧,扯平了扯平了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陈果却觉得意外带感,心情舒畅,丝毫没有意识到魏琛内心早就翻云覆雨,一番自我安慰后重新拨云见日了。

        要被她知道,还不清楚日后要打多久地铺。

TBC.

【 张佳乐x你 】 花茶与普洱

这儿穆景安。【换圈名狂魔 但这个应该长时间不会换的】
乐乐微ooc.
但是就是为了最后甜,不是吗?笑。

那我们开始吧?

BIGIN.

轻车熟路推开门,走进一家茶馆。“普洱?”店老板熟稔的问道。“嗯,谢谢。”

门口的风铃不知疲惫的响着,像极了他为了冠军不懈努力的样子。最记得他的侧脸。嘴唇因为紧张而绷得紧紧的,身后的小辫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跃动,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作响。

怎么又在想他?

你像是意识到什么,用力的摇摇头,可还是不禁想起他获胜的样子。

嘴角不由自主的上翘,露出一颗虎牙,他朝你笑了笑,眼里揉进了碎金般的光芒,比荣耀里的闪光弹不知道强了多少倍。

他就这么直截了当的炸进你心里。

“您的普洱。”店小二端了茶上来,硬生生切断你的思绪。

这样也好。你想着。

老板沏了壶花茶,似有若无的香气悠悠的打着旋,似是漫无目的的游走在空气里,又似是专为你而来。

一杯杯普洱在你的小口啜饮中见底,眼前蒙上层雾。今天怎么回事,难不成我喝茶喝醉了?抬手抚上眼睛,才惊觉自己哭了。醉便醉吧,任他去了。

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儿呢。也是这花茶...你当时还讶异了很久,他这样的人居然会喜欢喝茶?

他却反问你,你也不像是喝茶的人啊。说着仰头把杯中的花茶一饮而尽,这女气的花茶竟被他喝出种豪迈来。

无法做到不想他,因为,他很重要,那他为什么不在我身边?

醉了之后心里又是明朗又有些糊涂。或许是对这地方太熟络,混着普洱入口时的微苦和留在舌尖回味的余香,你一只手倚在桌上睡着了。

梦里,也全是他。

一帧帧画面在脑海里过着,看不真切,却知道是他。张佳乐...乐乐...百花...双核...繁花血景...霸图...

霸图?

梦到这里便断了篇。

是啊,他已经不在昆明了,在青岛。离这儿很远,但及不上心。

夜幕终于降临在这个里赤道很近的地方。他转会去霸图的那天晚上,他约你去散步。

路将至尽头,他松开了你的手,平时爱笑的眸子低垂着,他对上你不解的眼睛开口: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你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不是挽留,而是问他原因。

他明显愣了一下:“因为我不喜欢你了。”

你却撇着嘴很笃定的说:“张佳乐,你不是这样的人。”雾水蒙上了眼睛,氤氲了面前这个你深爱的男人。

他沉吟了许久,额前碎发遮住了眼睛:“因为你很烦啊,天天粘着我。你这样会拖我后腿好吗!请你离开,我不需要你这样的人。”

你睁大了眼睛想看清他的模样,可是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根本是痴心妄想。

他看着你,语气稍稍软下来:“对不起。你走吧。”不容置疑。

你站着久久没动,泪水顺着脸颊留下来。他狠了狠心,丢下一句话:“你不走那我走。再见。”

再也不见。

你每每在电视上看到他,就很快的换台。眼不见心为静。

风铃又响起来。一个拖着小辫子的男子走进来。

怎么那么像张佳乐呢?你想着,我一定又是在做梦了。

他坐在你对面有些促狭不安,脸有些微红。

既然是在做梦,那放肆点也没关系嘛。

你用手指轻拈他发尾,一圈圈绕着。

他惊讶的看着你的动作。

“乐乐我喜欢你,虽然分手了但我还是喜欢你。我知道我很烦,我以后不会去打扰你了。你要过得好好的,拿个冠军回来。”

他一把抓住你的手:“宝贝我错了。分手是我自己的原因,是我太心急想要拿到冠军。而且,我去了霸图就不能好好照顾你了,我怕你会厌倦这种生活。”他的声音渐渐小下去,“宝贝这么多日子让你不高兴了。我们复合好不好?”

你感叹一句:“梦境都能这么真实。张佳乐那我就大发慈悲答应你吧,大人不记小人过,以前的事我就不追究你补偿了。不过要是以后你敢和我提分手,那我就真的不理你了,复合你想都别想。”眯着眼装出一副痞气。

他被你逗乐了,修长的手用力捏了捏你的脸。

“哎张佳乐我告诉你,别得寸进尺啊,我的脸你居然敢捏!”站起来作势要捏他的脸。

他弯眸笑着看你:“宝贝你还觉得这是做梦吗?”

他伸出手朝你侧侧头:“走吗?张夫人。”

你有些回不过神来,手不自觉放在他掌心。

一路上你都恍恍惚惚的,他看你这样子有些不满,在你脸上亲了口:“不好好珍惜一下我和你复合的第一天?”

“乐乐你...”扭过头不去看他,脸红到了耳根。

他心情颇好,拉着你一路哼着小调。

家里一杯刚刚沏好的普洱茶散着茶香,苦尽甘来。

另一旁的花茶热气袅袅,和普洱的气息缠绕着向上升起。

正是因为是你,才让我分不清梦境和现实。但不变的是,我爱你。

FIN.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。
希望你们能在来年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呢。

【全职】喻文州x你 人·猫·鱼

浅珞向大家问好【什么鬼】

脑洞聚集,七夕花样虐狗不解释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和文苏的七夕日常(・ิϖ・ิ)っ

内含吐槽✔文笔不太好,见谅⊙﹏⊙

今天是个吃(bei)鱼的(chi)好(de)日子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阳光有些刺眼,你皱了皱眉,转个身,把头埋进他胸膛,然后又甜甜的睡去。可是身边人却被你弄醒了,他踌躇了一会儿,摸摸你的头,在耳边轻轻地说:“亲爱的,起床了。”你马上半眯着眼,嘟起嘴,手弱弱地抓住他的衣服,说:“文州,你最好了,再睡一会儿嘛。”

你知道他拿这样的你根本没有办法,他宠溺的笑笑,支起身:“那我做好了早饭你就得起来哟。”

你以几乎看不见的动作点点头。

他走了,你怎么都睡不着,他的体温在渐渐散去,最后只剩下凉凉的被子。今天好像还是七夕来着,嗯...你这么想着,跳下床。

你悄悄地走近厨房,突然从后面抱住他,他似乎一点也没被吓到。你报复的越勒越紧,他勾了勾唇,转过头:“好啦,亲爱的,你现在就像八爪鱼一样。”“哼,你才像八爪鱼呢!”你扭过头去假装不理他。

他却笑出了声,低低的,很好听。

你的脸瞬间泛起红晕,转身出了厨房,坐在餐桌旁想些什么。

不一会儿,他就端着两份早饭出来了,放在你面前。

你大快朵颐的吃起来,他看着你狼吞虎咽的样子,微微一笑,优雅地吃起来,和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你看了看他,也缓缓放慢了速度,但嘴上任然调侃着:“文州,手残连吃都比别人慢。”接着调皮的向他眨眨眼。他也不生气,笑着看着你:“可是你就是喜欢上了一个手残啊。”你被他噎得没话说,诽谤道:大心脏就是大心脏,转念一想,自己喜欢的就是一个大心脏啊。好像绕进了一个死胡同,怎么说都是我的审美问题...

正当你苦思冥想的时候,他拿起一件衣服,走了出去,说道:“我去上班了...”你心中吐槽道:哪有七夕还上班的啊,蓝雨庙最可恶了。

看了会儿电视,玩会儿荣耀。想想还是去蓝雨找他吧,唉,没有他在真的很无聊呢。

走着走着,远远就看到一群女孩子围着一个人,好像是要签名,拍照什么的。

咦,那不就是文州嘛。

你笑了笑,走上前去。在街对面,你忽然停下了。文州他还是一脸温柔的笑呢,没有丝毫的不耐烦,那种笑容原来不是只属于我的吗。你心中有些烦躁,不去看他。完全没有看见他指了指你,从人堆里出来,走到你身后。

“想什么呢,一脸不高兴的样子。”你有些生气的盯着他的眼睛,他的眼睛就像一池清澈的水,笑的时候,整池的水都会荡漾开来,而现在,水里映着自己有些气鼓鼓的脸。

“怎么啦,吃醋了?”他含笑看着你。你觉得再盯着这双眼睛,整个人都会沦陷进去。

被说中了心事,你的脸微微红了,眼睛转向那群人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“我看到你在这,跟她们说你是我未婚妻,就过来了。”

你听着那三个字从面前这个人嘴里说出来,心中不知道是激动,还是羞涩。你的脸红了,错愕地说不出话来,定定地看着他。

他俯下身来,一个足以席卷一切理智的舌吻,让大脑一片混沌,你青涩的回应着他。

他终于放开了你,摸摸你的头,宠溺地说道:“走吧,我们去吃饭。”

你愣愣的点点头。刚要走,他突然间说:“亲爱的,你等我一下。”

他飞快的走上楼,下来时,手里多了一件衣服。你在楼下吹了吹风,总算清醒过来,不解地问道:“夏天这么热,还拿衣服干嘛?”他嗔怪道:“谁叫你穿那么少,等会儿在饭店里冷了怎么办。”还是他想得周到。他温柔的拉着你的手,去了饭店。

果然不一会儿,你便冷了,连忙把衣服披在身上。

忽然,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紫色的盒子,打开,取出一只手环。那手环上有一条蓝水晶勾勒的鱼,四周有星星点点的紫水晶,白水晶点缀着,像是那条鱼跃出水面时带出的水花。

他修长白皙却有力的手轻轻拉过你的手,小心翼翼地给你带上。虽然你的手也算是修长,可比起他那双手,实在是不值一提。你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,但他微凉的指腹证明了这不是幻觉,你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占满了。你的手腕很细,他注意到了,那只手环的直径比一般的都小。“怎么样?”他把手收了回去,架着下巴,期待的看着你。“很...很好啊。文州,谢谢你啦!”

一条鱼吗,你笑笑,文州还真是有心呐。

“等等,我还有一样东西要给你。”他笑得把满天的星星都揉了进去。他从盒子拿出一枚戒指,一边单膝下跪,缓缓说道:“There is an ocean in your eye,I want to live there forever.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你一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半晌缓过神来:“我...我愿意。”他一直笑着看着你,嘴角在恰到好处的弧度,温暖了时光。他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戒指,给你戴上。

“好了,我们去逛逛吧。”他起身,牵着你的手出了饭店。“你不用回蓝雨吗?”你有些疑惑。“我请假了啊,七夕怎么能不陪你呢。”那只手传来他的温度,你稍稍用力握住那只手,与他相视一笑。

街上人很多,到处是情侣,平时宁静的小镇充斥着谈笑声。“牵好了,别被冲散了。”他像是感应到了你在想些什么,和你十指紧扣。

路过一家宠物店,你提议进去看看,他点点头。你一下子就看到了一只小猫,淡蓝的眼睛,除了耳尖和尾尖是黑色的,身体雪白。此时,它正舔着自己的手,可爱极了。“文州,我们买只猫吧。你不在家的时候,它可以和我一起玩。”你仰起头,希冀的看着他。“好吧。”他抿唇笑了笑,满是要溺死人的温柔。

逛了许久,你们都累了,便回家休息。

你端来一板巧克力和一大杯冰激凌,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说:“文州,我没有准备什么贵重的礼物,只是做了点甜点。你尝尝吧。”他一把揽过你:“怎么会呢,你就是我最珍贵的礼物啊。”他拿起一块巧克力吃了起来,“好吃吗?”你期待的看着他。“你自己吃吃看不就知道了。”“不行,一定要你说。”你执拗的不肯松口。他一下子就笑了出来:“当然好吃啦,我媳妇儿做出来的能不好吃吗。”他顿了顿,“再难吃,只要是你做的,就是跪着也要吃完啊。”“你讨厌啊!不给你吃冰激凌了!”你气冲冲的拿起冰激凌,往沙发上一摔,看起了电视。

呵,还真的生气了啊。他坐在桌边,一脸灿烂的看着你。

他坐到你身边,在耳边轻轻地说:“亲爱的,我也要吃。”“不给。”你任性的扭过头去,一边还在吃着冰激凌。“哦,真的不给吗?”他低低的嗓音让你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你转过去,不料被他压在沙发上,霸道而深情的吻迅速使你涨红了脸,灵巧的舌头长驱直入,把上上下下都扫了个遍,这才满意的退回去。“味道挺好的呀。”他一副无辜的样子居高临下看着你,你却丧失了力量把他推开,在他看来,好似撒娇。他放开你,转而去逗那只小猫。小猫乖顺的舔舔他的手指,他温柔的摸摸它的头。

夕阳清晰的把一人一猫的轮廓勾勒出来,岁月如此静好。

===================清水FIN==================

什么?你要肉?嗯...好吧(∩_∩)

他从厨房里拿出几条小小的鱼,放在小猫面前,它看看他,欢快的叫了一声,低下头吃起来。不知怎么的,你有点吃它的醋。你不满地嚷嚷道:“文州,你都给小猫喂鱼了,我也要吃鱼!”“好啊。”他把你抱到床上,勾唇笑了笑:“你说的,不许反悔。”

.......

你吃鱼不成,反被鱼吃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FIN===================

这是真爱,fff团说好不烧的啊!你们憋过来!

浅珞真的不会写肉啊,撸那个肉渣都撸出血啊啊啊!放过我吧orz

我保证写周喻的时候码完整·真肉(ಥ_ಥ)

七(huo)夕(ba)节快乐【我知道你们不会烧我们的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心脏苏我们结婚吧( •̀∀•́ )你不会拒绝的(ฅ>ω

【全职】江波涛x你 懂

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太好见谅⊙﹏⊙

灵感来自:711魔都婚礼全职only九点水大大“你的一切我都懂”

主要是满足自己少女心【dokidoki】

哟西,我们开始叭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咝。”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你蹲在地上,肚子疼到不敢吸气,生怕下一秒会更疼。

“江...”好像是要印证你所想的是对的,在你拼命叫出他的名字时,更强烈的疼痛席卷而来,硬生生使你把后面几个字吞了回去。

但是,即使是一个字他也听见了,他疾步走过来,看到蹲着的你脸色苍白,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,平时笑吟吟的脸揪在了一起,十分慌张。

他想扶你到床上,又怕弄疼了你;不扶,看着你难受他心里也过意不去。他着急的问:“媳妇儿,我要怎么办?”平时的笑脸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焦急。但是,你低着头,没有看见。

“我...”你吃力的说着,“那个...来了”还没说完,他就马上向药箱走去,嘴里一边说着:“我懂。媳妇儿你忍忍啊。”

紧接着,你就听见他步履匆匆的去给你洗杯子,泡药。一分钟不到,他就拿着杯子走到你身边,心疼的问:“媳妇儿,药好了,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?”看了看被你咬的发白的嘴唇,说:“还是我喂你吧。头抬起来,啊——”

一口一口,药在一点点减少,肚子里暖暖的,看着他专注的神情,心好像渐渐被填满。

你的脸逐渐回复正常,肚子也不那么疼了。

他似是感受到你炽热的目光,抬起头来,看到你有些红红的眼睛又慌了:“媳妇儿你怎么还哭了,还疼吗,不哭了啊,我在这儿。”

“没事了。”你突然对他狡黠一笑:“九点水大大也会有这么慌张的表情啊。”

他马上笑起来,“被你看到这样的表情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一下,嗯?媳妇儿。”

他说着把你打横抱起来,放到床上,欺身压上来。

你头一转,假装捂着肚子,叫道:“诶哟,又疼起来了。”

他完全不理会你这些小动作,脸慢慢凑上来,在耳边故意压低了声音:“媳妇儿,你这样也想瞒过我。”他顿了顿,“你的一切我都懂。”

你迅速红了耳尖,忽然转过头去,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,一脸灿烂的说:“这你就没...”一个更加突如其来的长吻把后面几个字堵在了嘴里。

“唔...嗯...”直到你快要窒息了,他才慢悠悠的放开你,欣赏着满面通红的你,说:“要不是今天是特殊时期,我一定会把你吃抹干净的。”他嘴角绽开一个笑容,“以后这么玩就不只是这样咯,媳妇儿。”他认真的看着你的眼睛:“我爱你。”“我也爱你。”说完,你便被他一把拥入怀中:“下次我会监督你不让你吃冷饮的...我会心疼。”“嗯。”

窗外的阳光懒洋洋的洒进来,洒在身上。

===================FIN===================

这里浅珞(๑´ㅂ`๑),第一次写文,写的不太好见谅【鞠躬】

希望大家提提意见,我会努力改进的^O^

因为是学生党,可能不会像大大们更得那么快【致歉

有人要看就继续更(๑• . •๑)望支持⊙▽⊙

【九点水大大我的第一次都给了你,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(*/ω\*)】